否则又怎么可能面对张不凡这种高手而浑然无惧

 蒋家大少爷双腿尽废,此时身体的力量大部分都流失,发软的手臂根本推不动轮椅,他想走也走不了!
 
    而张不凡和苏锐就不一样了,两个人仍旧立于原地,针锋相对!
 
    他们的气势并没有受到机枪子弹的任何影响,仍旧在缓缓升腾!
 
    尘土和硝烟从他们的身边掠过,两人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三分钟之后,枪声终于停歇。
 
    对于在场的所有人来说,这绝对是他们这辈子最漫长的三分钟!
 
    所有人都被这枪声搞的耳鸣了!
 
    这挺加特林重机枪已经被调到了最高射速,每分钟打出了将近六千发子弹!而三分钟的时间加起来,就打出了一万八千发!
 
    如果不曾亲身经历过,绝对想象不到处于这种火力覆盖之下会有多么的恐惧和绝望!
 
    足足一万八千发子弹,简直满地都是子弹壳!
 
    这还只是三分钟而已,如果对方要再多坚持一段时间,岂不是要把整个蒋家大院打成瓦砾?
 
    蒋天苍的心在滴血,这可是他苦心孤诣一辈子才打造的家族重地,居然在一夜之间就这么毁掉了!
 
    他咬牙切齿,血压上升手冰凉,差点没直接昏过去!
 
    蒋青鸢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的身上被横飞的瓦砾和玻璃划破了好几处,这位曾经的首都一枝花终于意识到自己究竟惹上了怎样疯狂的家伙!
 
    张飞宇和龚夏刀等人已经开始后悔,后悔自己为什么非要来蹚这趟浑水!刚才的火力覆盖实在是太尼玛恐怖了,不敢冒头,冒头必死!这根本就是不让人活的节奏!
 
    可怜张飞宇都四五十岁一把年纪了,竟然流出来眼泪,这货竟然是被直接吓哭了!
 
    蒋家的蒋毅鹤等人还躲在房间之中静观其变,却没想到他们更惨,房顶被打的直接能看到星星,屋子里面灰尘弥漫碎片纷飞,不得不撅着屁股爬到床底下抱头躲避!
 
    “大哥,我来晚了!”
 
    这个时候,直升机缓缓的降低高度,在距离地面还有十来米的时候,一个人影从其中翻滚而下,然后稳稳的立在了地上!
 
    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男人,穿着黑色紧身夜行装,右手拎着一把美国hk416突击步枪,正是太阳神殿双子星之一的邵梓航!
 
    “来的不晚。”
 
    虽然苏锐对这场纯属耀武扬威的火力覆盖有些无力吐槽,但是仍旧上前给了邵梓航一个大大的拥抱!
 
    兄弟来了的感觉,真好!
 
    “大哥,我现在先不和你叙旧了,我有话对这个糟老头子说!”邵梓航指向了对面几米处的张不凡!
 
    “现在的年轻人火气实在是太大了,简直浮躁不堪。”张不凡再次一甩拂尘,淡淡说道:“我倒很想听听你能对我说些什么。”
 
    “确切的说,不是我要对你讲,而是有人要和你说话!”
 
    邵梓航一指天上,直升机下方的机械臂伸展,一块折叠屏幕竟然缓缓打开!
 
    蒋家大院的所有人都愣住了,他们不知道苏锐到底卖的什么药!
 
    折叠屏幕在平摊开来的一瞬间,骤然点亮!
 
    一个戴着青面獠牙面具、肩披黑色披风的人出现在了屏幕中央!
 
    军师!
 
    “虚张声势。”张不凡冷笑。
 
    军师的语气同样极冷:“张不凡,有必要告诉你一下,我现在正在华夏南部,一个叫做翠松山的地方。”http://piaotian.net
 
 第592章 最不堪的死法!
 
    第592章最不堪的死法!
 
    翠松山!
 
    当这三个字从那个戴着青面獠牙面具的人口中说出来的时候,全场响起了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
 
    在张不凡来到首都阻挡苏锐杀人的时候,苏锐已经派人到了他的老巢!
 
    此时,那些抱头躲在墙后的人们所看向苏锐的眼光已经有些不一样起来!
 
    原来这个家伙早就做好了准备,否则又怎么可能面对张不凡这种高手而浑然无惧!
 
    他们真的是冤枉苏锐了,苏锐真的是一点也不知情!
 
    他虽然被称为西方黑暗世界的太阳神,但毕竟还是人,不是神,虽然心思缜密,但不可能事无巨细都算无遗策!只要是人,就会有疏漏,就会有疏忽的地方!
 
    可是,苏锐并不是一个人!
 
    他的身边还有十二神卫,还有双子星,还有军师!
 
    他没想到的东西,军师帮他想到了!
 
    他遗漏的事情,军师帮他补全了!
 
    太阳神殿的第一智囊级人物,绝对是名不虚传!
 
    五年以前,如果不是张不凡突然出手相助,那么蒋毅刚绝对不可能逃得一命,军师对这一点非常清楚,他也知道苏锐的最大阻碍是什么,因此竟然不远万里,从海外赶到了翠松山!
 
    如果说苏锐在行动之前和他通过气,那么军师此举还可以理解,最关键的是,苏锐此次来到首都,根本就没告诉任何太阳神殿的人!军师难道有未卜先知之能?否则的话根本就来不及在短时间内办成这么多事情!
 
    在过去的五年时间里,如果说苏锐是太阳神殿的精神领袖,那么军师就是实实在在的总规划师,真的不知道他的脑子是怎么长的,如果没有他的帮助,那么太阳神殿绝对不可能发展到如今的地步!甚至连一半的水平都不一定能够达的到!
 
    只是,军师以往从来都是居于幕后,极少抛头露面,这次竟然选择在华夏如此高调亮相,这让苏锐也不由得不意外。
然不相信对方能够未卜先知,事实上,他此次对蒋家出手相助,也只不过是临时起意,就连蒋家都不知道,他苏锐又怎么可能事先就完成预判?
 
    从弹出第一颗珠子到现在,过去也不过短短十几分钟,他张不凡可不相信这短短的十几分钟里对方能够做出这么多事情!
 
    “我知道你不相信,但我也没有必要骗你。”
 
    军师扬起他那带着黑色金属拉丝手套的手,屏幕中的图像缓缓上移,一片在月光下显得郁郁葱葱的山林便完整的呈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张不凡的眼睛已经骤然凝缩,一股精芒从其中释放出来!
 
    从挑水劈柴的小徒弟变成开宗立派的大宗师,他在这座山里生活了一辈子,对山上的一草一木都非常熟悉,因此立刻判断出来,这面具人并没有说谎!
 
    翠松山,真的是翠松山!
 
    “张不凡,我会一直站在这里,等着你离开首都,回到南方。”
 
    军师清冷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当然,如果你并不按照我的意思来做,那就等着翠松山变成一片灰烬吧。”
 
    军师说着,摄像机的镜头再次一转!
 
    “这里是十台火焰喷射器,同时开火的话,可以在十分钟内完成对翠松山百分之八十的火焰覆盖,而我所携带的燃料,足够把你的翠松山里里外外烧上三遍。”
 
    烧上三遍!
 
    张不凡的眉头狠狠的皱了皱,脸上的肌肉都忍不住的抽搐了一下!
 
    他年轻时纵横华夏民间武林,年长时清修至一代宗师,什么时候遇到过这种围魏救赵的打法?
 
    “你们不按规则出牌。”张不凡冷冷说道。
 
    “规则?谁来规定规则?这是战场,战场之上没有任何规则!”军师的声音清冷:“张不凡,如果你想要保住翠松山,那就立刻离开,否则的话,我会让这座山上的所有松树变成灰烬!”
 
    军师的声音透过扩音器从高空之上传来,威压充满了这片区域!
 
    “后生可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