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锐的距离被拉远了不少甚至蒋青鸢手中的枪都

 张不凡看似酸溜溜的丢下一句话,便转身离开。
 
    他不可能不在乎翠松山会不会被毁掉!
 
    这是他的翠松山!蒋毅刚的性命再如何重要,又怎么可能和这种事情相比!
 
    他走的很快,几乎眨眼之间便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而这位大高手的离开,也就寓意着一直被他挡在身后的蒋毅刚已经完全暴露在了苏锐的面前!
 
    张不凡一离开,直升机下方的折叠屏幕也开始缓缓收起!
 
    军师的影像紧接着便消失在了夜空之中!
 
    可是,他的身影虽然消失,但是声音重又响起!
 
    “张不凡,我就在翠松山等着你,亲眼看到你回来,我才会离开。”
 
    而此时,苏锐已经踏前了一步!
 
    他的眼睛锐利如剑,死死盯着眼前的蒋毅刚!
 
    “苏锐,住手!”
 
    蒋青鸢已经大喊出声,然后踉踉跄跄的朝着苏锐跑了过来!
 
    不仅是他,蒋家的许多人都在高喊住手!
 
    由于刚才的一通机枪扫射,让他们和苏锐的距离被拉远了不少!甚至蒋青鸢手中的枪都不知道被丢到了什么地方!
 
    可是,蒋青鸢才刚刚跑出两步,一排子弹就在她的脚下炸开了!
 
    迸起的火星甚至已经溅到了她的脚面上!
 
    邵梓航端着他的那一把突击步枪,蒋青鸢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瞄准镜中!
 
    “谁再敢往前一步,我就打爆他的头!”
 
    邵梓航枪口连续换了几个方向,几枪开出,四个人便捂着脚倒在了地上不断哭嚎!
 
    “苏锐,住手,我们还可以商量!”蒋青鸢大喊道!
 
    苏锐回头冷冷的瞥了这个女人一眼,那目光之中所蕴含的冰冷意味让蒋青鸢如坠冰窖,根本就动弹不得了!
 
    “苏锐,我求你,不要再伤害毅刚,不要!”蒋青鸢哭喊着!
 
    此时,张不凡已经被迫离开,面对苏锐的绝对强势,根本没有人能够站出来阻挡他!
 
    “我不伤害他,他就会伤害更多人。”苏锐淡淡说着:“有些人法律管不了,那就由我来管好了。”
 
    说罢,苏锐转过身,一扬手,一道黑色细带从他的手中激射而出!
 
    “我不会饶你。”苏锐冷冷说道:“我对你的唯一怜悯就是——临死之前,我让你再看一眼这个世界。”
 
    说罢,苏锐拽着锋刃,用力一拉!
 
    蒋毅刚的脖颈在黑色细带的拉扯之下,被带的迅速升空!
 
    蒋家大院中的所有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蒋毅刚活生生的被扯着脖子,直接吊起了十几米高!
 
    人的颈椎十分脆弱,不可能承受得住身体的全部重量,几乎只是在拉起的一瞬间,蒋毅刚的颈椎就被立即坠断!
 
    颈椎一断,从上到下的神经被彻底阻隔,大小便立即失禁,屎尿也流了一裤裆!
 
    他的身体挣扎了两下便再也不动弹了,四肢垂下,头部耷拉,舌头伸出嘴外,就像是被吊在空中的稻草人!
 
    选择上吊这种死法,绝对是最没有美感的!
 
    本可以成为蒋家未来希望的大少,终于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了代价!
 
    在所有家人的面前,他以这样一种极其屈辱的死法,结束了自己早就该结束的生命!
 
    “毅刚!”蒋天苍一声大吼,眼前发黑,差点站立不住!
 
    最“出色”的孙子就这样死在他的眼前,蒋天苍如何不心痛?
 
    这五年来,他早就恨到了极点,也悔到了极点,而五年之后的今夜,苏锐重又把蒋家打落尘埃!
 
    “苏锐,你要为你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蒋青鸢大喊道!
 
    “是吗?”
 
    苏锐冷冷的瞥了她一眼,道:“看来你说对了。”
 
    说罢,他拽着黑色细绳的手猛然一松!
 
    蒋毅刚的身体便从十几米高的半空摔落而下,重重的砸在地上,激起了一片烟尘!
 
    蒋家大院顿时呼天抢地!
 
    一个大活人从天上摔下,还是自己的亲人,这种滋味真的不怎么好受!
 
    时至今日,作恶多端的蒋毅刚,终于身死!
 
    “管教无方,你们活该有今天。”